“南京无名女童尸体案”母亲已知孩子溺亡,称精神压力很大

来源: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:王鹏2018-07-27 20:24分享
摘要:7月27日,现代快报记者从悠悠的舅舅处获悉,孩子妈妈已经获悉孩子溺亡的消息,目前精神压力很大。

现代快报讯(记者 顾元森 陶维洲/文 吉星/摄) 6 月 25 日,南京江宁湖熟一河道中发现一具无名女童遗体。7 月 25 日,南京警方经一个月工作后通报,女童身份已查明,她是被自己的爷爷和爸爸推入河中溺亡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遇害女童悠悠(化名)今年 9 岁,患有脑瘫,其父母已离婚多年。

7 月 27 日,现代快报记者从悠悠的舅舅处获悉,孩子妈妈已经获悉孩子溺亡的消息,目前精神压力很大。

△孩子妈妈娘家

孩子生母已知女儿溺亡,精神压力大

7 月 26 日,现代快报记者赶到安徽芜湖,见到了悠悠的奶奶,她刚动过肠癌手术,已化疗了一次。老人身体虚弱,饭也不想吃,甚至不想继续化疗。

7 月 27 日,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安徽芜湖。在谈到孩子妈妈时,悠悠奶奶告诉记者, 儿媳和儿子离婚后,儿媳便没有跟她联系过。这些年来,悠悠奶奶独自带着孙女在淮安生活,悠悠妈妈也没有去看望过孩子。"她可能跟我儿子联系过,但儿子也没跟我说。"悠悠奶奶说。

根据线索,现代快报记几经周折,找到了芜湖市芜湖县悠悠妈妈的娘家,但这里并无人居住。邻居表示,老两口已经到合肥帮儿子(悠悠舅舅)带孙子去了。之后,记者几经辗转联系到了悠悠的舅舅,他目前在合肥工作生活。

当记者说起悠悠的事情时,悠悠舅舅表示,7 月 26 日已经接到姐姐的电话,知道孩子不在了。"我们全家都在合肥,就我姐姐在芜湖,我们正打算回去,和我姐姐见面商量下怎么处理这个事情。"

当记者向悠悠舅舅表达了联系悠悠妈妈的愿望后,他表示要跟姐姐沟通一下。最终,他回复记者,并转达了孩子妈妈的意思。"我姐姐不想沟通这件事,她现在精神压力也很大。"悠悠舅舅说。

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,悠悠的事情被报道后,网上有少部分网友的声音是对悠悠妈妈的谴责,认为她对孩子不负责任。不过,更多的网友觉得这是一个悲剧,相关的保障机制还有待完善。

当地村委会:孩子奶奶有医保可按政策报销

7 月 27 日下午,现代快报记者还走访了悠悠一家的户口所在地——芜湖县六郎镇周圩村。该村党总支委员陈道荣告诉记者,7 月 26 日上午,悠悠奶奶在女儿的陪同下,到村里开具了"困难家庭证明"。

△周圩村村干部杨山林(左)、陈道荣(右)向记者介绍悠悠家情况

证明中写道,孩子父母离婚多年,孩子由父亲抚养,但因生活所迫,其父在芜湖务工,没时间照看孩子,故孩子一直都在爷爷、奶奶身边带着。悠悠本人是二级智力残疾,被芜湖市二院诊断为重度智力低下。悠悠奶奶 2018 年 6 月 6 日在芜湖市弋矶山医院诊断为:直肠恶性肿瘤,已做手术,目前正在治疗中。悠悠爷爷无行无业,以务工及打零散工维持全家人生活。悠悠平时基本都是靠左邻右舍捐助的,目前家庭生活特别困难。

陈道荣表示,这个证明是村里通过调查核实后开具的。村委会副主任杨山林是负责悠悠户口所在自然村的包片干部,他对悠悠家的情况比较了解。"孩子生下来就不好,之后孩子家里四处带着看病,大概 6 年前,孩子就被奶奶带回老家抚养,一直不在村上住。"杨山林介绍,孩子父亲杨某响在芜湖工作,平时不住村里;孩子爷爷杨某松虽然在村里居住,但也经常外出打工,他是一名瓦工。

据悠悠奶奶反映,多年前她曾申请过低保,但被告知不符合政策。"现在的低保政策是家庭人均收入低于 635 元的,可以向民政部门申请。"周圩村委会党总支书记邵其平介绍,孩子父亲有工作,家庭收入超过申报标准是有可能的,但村里也有其他救助政策。

邵其平介绍,根据政策,村里对困难群众实行托底救助。"每年村里都会统计,主要两个渠道,一是自行申报,二是我们分片的干部下去走访。"邵其平说,只要是村里掌握的,肯定会把国家对于困难群众的救助政策用尽、用好。因为悠悠一家长期不在村里居住,所以此前村里对他们的情况不掌握。

听说悠悠奶奶患了直肠癌,治疗费用花费不菲,邵其平表示,孩子奶奶应该是参加了新农保的,那么医药费这一块可以按照政策报销。孩子奶奶可能对政策不是很了解,后面他们会进行核实,协助其办理相关医疗费用的报销。

对于孩子的遭遇,村委会的干部们都感到惋惜。"孩子的父亲和爷爷完全就是法盲,再困难也不能这么做。"邵其平说。

相关阅读